洋葱伯克霍尔德菌群(Burkholderiacepaciacomplex,Bcc)是包括洋葱伯克霍尔德菌(Burkholderiacepacia)在内的一系列表型类似且16S rRNA高度同源的革兰阴性菌的总称[1-3],临床上是引起囊性纤维化(cystic fibrosis)患者、慢性肉芽肿(chronic granulomatous)患者及免疫力低下患者严重感染的条件致病菌。因其复杂且可变的基因组,Bcc可适应低氧环境,实现呼吸道上皮黏附,且对临床多种抗生素存在耐药性。一旦感染,患者生命安全会受到巨大威胁。


本研究选取2个Bcc的典型种作为研究对象,其中洋葱伯克霍尔德菌(Burkholderiacepacia)2株,新洋葱伯克霍尔德菌(Burkholderiacenocepacia)1株,分别在氯化钠、甘油、蔗糖调节的不同Aw条件下培养,通过全自动生长曲线分析仪绘制生长曲线,探究不同调节剂作用下Bcc最低生长Aw及Aw对其生长曲线的影响。

不同水分活度(Aw)条件下Bcc生长曲线

本研究表明,培养温度为32.5 ℃时,Bcc在不同调节剂作用下最低生长Aw为0.978(氯化钠)、0.944~0.955(甘油)、0.971~0.978(蔗糖),菌株之间有微小差异。本实验室在之前的研究中,通过定性实验表明菌株20170801-1在30~35 ℃最低生长Aw为0.974~0.978(氯化钠)、0.944(甘油)、0.962~0.965(蔗糖)[17],与本研究结果基本一致,且与假单胞菌属的最低生长Aw接近。


对3种调节剂所得结果进行对比发现,氯化钠和蔗糖作用下Bcc最低生长Aw接近,与之相比甘油作用下则更低。这与文献报道相一致:在讨论Aw作用时,氯化钠与蔗糖对大多数细菌的影响是相似的,但甘油对于革兰阳性球菌抑制作用更强,而对于革兰阳性杆菌及革兰阴性杆菌抑制作用更弱。


由于OD600生长曲线与传统平板计数所得生长曲线有所区别,在细胞浓度较低时,OD600无法及时反映细胞数量变化。因此本研究无法直接探讨Aw对Bcc生长延滞期、生长速率等经典参数的影响,而是选择TTD、曲线峰值、曲线斜率作为间接指标。随Aw降低,Bcc生长曲线TTD延长,曲线峰值及斜率整体呈下降趋势。研究结果可以一定程度上估计Aw对Bcc生长曲线在延滞期、生长速率的影响,但仍有局限性,后续可通过建立Bcc生长模型进一步研究。明确Aw对Bcc生长的影响,有助于非无菌药品生产企业在药品处方设计、生产等阶段正确评估Bcc污染的风险,为建立有效控制措施提供依据。


相关新闻推荐

1、SLogistic1模型拟合微藻生长曲线结果

2、科学家只用一个卵细胞就培育出健康小鼠,都不需要精子了!

3、常见的影响微生物生长与死亡的物理、化学因素

4、厌氧血培养生长曲线异常,出现两个生长周期【案例分析】

5、滑液支原体与猪鼻支原体生长曲线绘制及世代时间确定